然后我寻思这低层的怪吧,他残暴周血少啊,一A就没了,崩裂不大好刷

索性切了个神牧,改了半套团本半套大米的天赋,进可刷住连续3波崩裂,退可擦屁股救队友于水火之中

简直完美

洗个天赋的功夫一车就组满了,虽然除了我和DZ兄弟,装等都比较年轻

不过想来都420左右了,打个11层还是绰绰有余的鸭

对了钥匙主还组了个SS,讲道理知道是为了灵魂石跳怪,但是能组弱势职业小号,他奏是个好人

跑本短短几步路上,我殷殷叮嘱自家DZ兄弟:你去搞魔力嗷,不要瘤想毛DPS嗷,我神牧搞起魔力来不如戒律牧得劲儿嗷崩裂与魔力二者不可得兼嗷,要命还是要毛你自己考虑嗷

DZ兄弟想了想好像没有办法反驳,忽然又记起曾经从叶师傅直播间里学到一手弹魔力的操作一直没机会试过,便答应了

语气里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跃跃欲试的赶脚

令人欣慰

进本就位确认插钥匙,我们就上了

打到第一个分岔路口我算是看明白了,什么叫作稳!扎!稳!打!

点了最终防御者的FQ,他小怪一波一波的拉啊!他大怪一只一只的拉啊!

我手里捏着一个赎捏着一支歌捏着一把四级种子陷入迷茫,这3、4层的崩裂,我这技能吧,它是交还是不交呢?

同时,边上DZ兄弟一言不发,仿佛也陷入了某种困境

我看着他身上的死疽和几乎卡CD在开的招架,什么都不敢问,什么都不敢说

“嫁祸给勤快点。”

终于我还是说话了

在一个ZS冲锋平砍暴毙之后

“我很努力给嫁祸了。”DZ兄弟欲哭无泪

“那你晚点开技能。”

DZ兄弟并没发现这句话其实是个悖论。他正在努力的想要活下去

“我太难了,阿回。”他顶着十三四五层的死疽说。“这周还有无常吗?”

残暴、崩裂、死疽、迷醉

我默念了一遍右上角的4个词语

“前几天晚上,你看阿布夏带叶师傅打黑的那把14围攻吗?奶德是个演员的那把。"

DZ兄弟点点头。

“那你有空多看看。”我语重心长,“学习一下贼T。”

贼T

DZ兄弟可能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贼T,或者是FQ的二减伤

那个比较不能苟的小ZS是一减伤

FQ带着十多层死疽,骑上小马驹一骑绝尘去风筝了。屁股后面追着一只工兵一只石枪

一减伤又死了。小SS也死了。虽然事后看遗体位置判断吧,死因应该是没跑爆炸红圈

但是别问,我下意识先按的是渐隐

“太难了。”一减伤在跑尸的几步路上争分夺秒的打字

DZ兄弟还来不及表示赞同,消死疽的FQ活着回来了,紧接着一头扎进魔力使者的护盾里

飞盾,暴毙

目瞪狗呆

我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副本名字:暴富矿区。觉得吧,实在不负江湖上它暴毙矿区的混名

“真的太难了。”一减伤跑尸路上又在打字

不能跳车。我告诉自己

不能跳车,不然人上风纪区刷你黑钥匙。我告诫DZ兄弟

但是太难了。我快哭了

我看着奋力绕着石枪捅屁股的DZ兄弟,感觉他也快哭了

他可能已经在哭了

因为一减伤又双叒叕死了,而他身上又叠起了死疽

我看着VUHDO上亮了几秒钟再次变成灰色的坦克一时间不知所措

羽毛跑吧,牧师拿什么跟FQ赛马呢。不追吧,他等下问号警告问我为什么不刷他血怎么办

不对,他还有无敌啊!

我从未如此感谢过造福艾泽拉斯苍生的代码哥,开心的刷起了奋力捅石枪屁股DZ兄弟

终于打到老二门口,我松了一口气,颤颤巍巍的在小队打字,想说我们这波帷幕跳吧

字儿还没打出两个,一块飞盾像板砖一样的往监工脸上糊了过去

我傻了真的

但是吧,你看,我心心念念的赎它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嗷!

圣言术:赎!

从进本开始就扭扭捏捏不敢交的赎,它leile

沐浴在圣光之下的一减伤和二减伤都没死

奇迹的是FQ也没死

他可能想起了保护和无敌可以消死疽,而不是必须十几层就开始风筝小怪风筝队友

感动艾泽拉斯

又一名守护她的勇士有所成长了

四个人打过了老二

讲道理我也不知道SS是怎么死的

可能是被在爱的魔力转圈圈的BOSS打脸了吧

同样也是四个人打过了老三

不过这回我知道一减伤是怎么死的了

BOSS被坦在原地几乎一动不动

ZS夹缝之中求生存没求住,暴毙在了流淌的艾泽里特水流里

“我太难了。”一减伤悲痛的总结

我也很难啊兄弟

不知道为什么,秒驱了还是觉得FQ的血飙得跟BOSS割了他颈动脉一样

抢救或者不抢救,随时都有可能要去世

“阿回,能不能驱我,我没斗篷了。”DZ兄弟惨兮兮的叫救命

“不能,没大驱,你多喝点热水。”我咬着牙努力的再刷出一个静来抢救FQ

(热水=深渊治疗药水)

“热水喝过了。”

“喝过了你就多喝点凉水。”

(凉水=DZ猩红血瓶)

“我太难了,阿回。”DZ兄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一滴都没有了。”

???

你没发现我也一滴都没有了吗,宝贝

“阿回,我——”

“别说话,这T又要晚安了。”

还好FQ没有晚安

神牧这个翅膀吧,它虽然容易破,但还是能救人一条狗命的

可是再下一次双点名怎么办呢?

我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遥望远远伫立在场地另一端、隔着一道艾泽里特水流,宛如与我凄凄婉婉唱一出牛郎织女的SS兄弟

他好像并没有过来的意思

只得见缝插针挤到FQ与BOSS中间,用神牧羸弱的小身板和DZ兄弟卡最近距离准备吃下一次双点名

这不过去还好,一过去吧,还真是…

黄水两大滩,奉献叠上边

一声我滴妈,双泪落君前

难怪一减伤那么轻易就狗带

难怪FQ的血我玩命刷还是在哗哗的掉

难怪…

不说了再不动我踏马也要死了

还好大驱好了,BOSS也快死了,也不需要信仰飞跃拉人了

说起来集合石队伍我一般不用拉人技能,怕被人打问号

“还不给老子死!”DZ兄弟恶狠狠的最后捅了一刀BOSS屁股

“真的太难了。”一减伤躺在地上感慨

随着BOSS倒地,切割场地的艾泽里特水流消失了

君住艾江尾的牛郎他缓慢的蹦跶过来

给妾住艾江尾的织女我绑上第二颗灵魂石直接跳怪到尾王,群活起来之后拉糖放传送门招BB

不得不说,这位SS兄弟从绑石头起这一套操作真的…

娴熟稳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一看就是一个训练有素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说回尾王

尾王这个BOSS机制吧

远程呢P1比较忙,出来放导弹进去跑扫射

近战呢P2比较忙,砍着砍着小怪就要停止输出跑去砸电池了

至于坦克…

我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FQ并不知道轰炸可以看小飞机方向预判两块安全区

后面的剧情就跟写好了一样

一减伤轰炸暴毙

工具人轰炸暴毙,灵魂石起来,P2由于这个职业缓慢而强大砸空几次地板,转回P1后在近战位硬刚扫射暴毙

而在队友的血泊之中,FQ我自岿然不动

他伤任他伤,清风拂山岗

他丧任他丧,明月照大江

工具人再次去世后

身为场上硕果仅存的唯一远程,我缓慢的出去又进来,进来又出去,面无表情

别问为什么缓慢,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只是一只白色职业

所以这沙雕导弹为什么(场上有远程)只会点远程???

而近战职业(T会带位)就可以安安心心撸木桩???

我不服

“你太难了,兄弟。”一减伤躺在地上对撸木桩已经撸了4个冲动的DZ兄弟说

WDNMD

你有没有发现我也很难啊,兄弟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动?

这踏马是个11层啊!

虽然打得像21层一样辛苦,但这踏马真的只是个11层啊!

站远程位硬刚扫射绝对不可能会暴毙啊!还能打输出!

我傻了,刚才按部就班进去又出来的

一定不是我啊啊啊啊啊!

打完了,群活,摸箱子

哇哦,出了个430奶锤子,可这有个锤子用呢?

SS也不能用,FQ也不要

自闭

唯一开心的是DZ兄弟的转化球任务只剩个阿塔要打了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来打大秘境呢?

去打个PTM不好吗?

或者他去apex我去洗狗不好吗?

继续自闭

晚安

可以洗的狗

本文地址:http://www.hzhxjx.com/wanjia/201908/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需项已做标记*